对大宋下一代系统软件架构师的七个期望

Sina WeiboBaiduLinkedInQQGoogle+RedditEvernote分享




有诗云:人之老,其言真;人之去;其行善。

系统软件设计是软件系统的皇冠中的宝石。绚烂美丽。令无数男女痴迷。

在系统软件,特别是通信系统软件的设计上,有没有一些可以提炼的方法论?

今身处幽州(北平),心在大宋。聊聊数语。谈谈我对大宋年轻一代的系统软件工程师的期望。

1。 The Thinner vs. The Thicker
年轻人都以为有些事情需要粗,有些事情需要厚。其实,合适就好。。。

系统软件一定要越细越好;越薄越好。

我在华为做speech的时候,也提到过:能把系统软件做薄,才是一代高手。

最可怕的就是为了做而做。

最高境界是:能不做就不做。

每一行代码,都会成为历史(Legacy);每一份恋情都会成为过去。

工程的事情,就是要简简单单。

内在算法的复杂不代表外在的臃肿。

一个女人,要的是清澈美丽;而非妖娆迷人。

智慧者应该做的是cut;而非单纯的add。

2。 Re-Create vs Re-Search

ReCreate是工程之大忌。任何一个问题,必须首先养成良好的科研习惯:
--是否陈首席已经解答过类似的问题。
--是否友商(敌商)解决过类似的问题。
--是否Open Source领域已经解决过类似的问题。
--是否Google和Baidu已经解答过类似的问题。

如果有,拿来主义基础上的改良主义就是最好的。重复发明已经发明了的算法,模型是兵家之大忌。
学术界的Research的意思是:伊人已经在阑珊处;要的是反复寻找,找到你的爱人。
工业界的Recreate是:瞎折腾。利己但害公司。

3。 Qualitative vs Quantitative
大宋文化博大精深,但似乎更多的是在形而上,在君臣父子,为相为官上做文章。

自然科学在中国的错失是我们大宋百年之痛之根本之一

定性和定量分析的有机结合,是成为一个优秀的系统软件架构师的基本素养。

只有定性分析的胶片,是研发之大忌。

一定要养成能case study,算法分析的良好工作习惯。

要的是数据说话;不要的是框架忽悠。
4。 Feature Parity vs Disruptive Innovation

大宋某公司特别喜欢玩一个词汇:技术断裂点。还有一些:领先世界产品的优势点。

这基本上是胡扯。或者从大样本的角度,是胡扯。是文革作风。是党八股。

作为一个工程设计人员,不要羞于Feature Parity。学习和模仿美军,伪军的东西,是提高自己的最佳方法。不要上来就是什么断裂点。

邓公稼先都说:我们这几代人要做的是使得国家不要差距加大。

我们这2,3代人能做的是:Follow。领先基本上不存在现实。

这其中,最大的问题不是工程,而是教育的落后。教育的落后使得我们不存在成为一个高科技大国的基础yet。

所以,不要有强迫症,没事玩断裂点。跟上并略微有改良就好。

这就好比,明明不是AV明星,非要玩AV明星的动作。。。受罪。

请把创新留给90后和00后吧。。。

5。 Semi-Optimal Optimization vs Full-Optimal Optimization

工程上,没有最好的算法;只有最好的折衷。
爱情上,没有最好的恋人;只有心中的情人。

不要过分追求最佳算法。要能把握算法带来的时间和空间上代价的折衷。更为重要的是,在工程上,如果出了问题,调试,调优和定位带来的代价。否则,能解决问题的算法,就是好算法。

6。 Application vs System

系统是为应用服务的。

男人的钱是为你爱的女人而挣的。

做系统不能玩意淫。不能为做系统而做系统。

一切要为人民服务,为应用服务。

只有人民的需要,才是系统软件的需要。

“爱系统软件就是爱人民。是等价的”。这是愚弄人民。

不能本末倒置。

应用和系统是相通的。你能写汇编,也能写object-C。都是逻辑的表达而已。

7。 Proprietary vs Open Source

拿来主义,没人反对。也需要提倡。但如何贡献和反馈给社区,这是每一个大宋系统软件工程师应该反思的。知识共享不仅仅是一个方法论,也应该是一种精神家园。

天天信息安全,什么都藏着,躲着,非一代天骄之所为。

成大事者,必有大胸怀。公司也好;个人也罢。

(24个打分, 平均:4.71 / 5)

雁过留声

“对大宋下一代系统软件架构师的七个期望”有52个回复

  1. 冬瓜头 于 2011-06-18 5:44 下午

    沙发

  2. 阳光 于 2011-06-18 6:05 下午

    明明不是AV明星,非要玩AV明星的动作。。。
    哈哈

  3. billy 于 2011-06-18 6:26 下午

    寥寥数语,耐人寻味。首席最近这很明显是语不惊人不罢休…

    话说首席即将入沪,不知上海的兄弟们准备如何接风,尽快计划一下吧…

  4. 打酱油的 于 2011-06-18 6:44 下午

    为什么首席都在往移动互联网转。
    却还在忽悠年轻人去做系统软件架构师啊。

  5. libing 于 2011-06-18 6:52 下午

    国内的教育跟不上是大问题,不知道现在的大学是什么情况,我念书的时候,正经干事的实验室不多。

  6. 理客 于 2011-06-18 7:18 下午

    2/3/4/5/6是所有真正做过像样的project/engineering超过4年的人应该能自知的,是基本的project/engineering原则,一定要像练截拳道一样,成为一种本能。
    知道这些的人其实不少,但是能真正贯彻到一个组织中去的不多,正规战都是团队作战,团队的战斗力才是真正的战斗力,所以说技术本身并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还是技术后面的管理和文化

  7. K 于 2011-06-18 8:38 下午

    首席,高屋建瓴!

  8. byapple 于 2011-06-18 9:27 下午

    首席身不在言却不离大宋某公司

  9. 首席说的好,补充几点 于 2011-06-18 9:31 下午

    关于第3点:
    “自然科学在中国的错失”是错误的。中国的自然科学直到文艺复兴后还是全球领先的(见方以智那一代人的成就),落后的点在工业化。现在工业化全面追赶,比如60后、70后、80后的跟随战略。谁说90后、00后、10后不会“赶超”呢?

    对想有作为的公司来说,有商业的核心能力就好,定性、定量只是能力之一;技术、营销也只是能力之一。

    关于第4点
    架构师,需要架构做核心能力时要能拿得起,需要架构做辅助时要能放的下。

    关于第5点:
    算法也是发展的。工程师的最高境界就是逢山开路、遇水搭桥,把完美主义留给宅男吧。

  10. mips 于 2011-06-18 10:06 下午

    加上NG高端通信系统设计那篇 看出来是首席 呕心沥血 之作 博大精深 高屋建瓴 要说 句句箴言字字珠玑 也毫不为过.

  11. Lucifer 于 2011-06-18 10:36 下午

    ……还有人抠自然科学这点

  12. Lucifer 于 2011-06-18 10:43 下午

    中国古代没有所谓的科学,直到现在,具有科学精神的人还是不算多的

  13. 一条虫 于 2011-06-18 11:20 下午

    字字珠玑。首席是过来人。

  14. 初来乍到 于 2011-06-19 3:08 上午

    刚来这里不久,首席一呼往往百应。首席对系统软件理解如此之深,很想知道首席都设计或实现了什么系统软件?

  15. 静行 于 2011-06-19 6:39 上午

    首席的这篇和“对大宋下一代高端通信系统设计的七个展望”是多年的厚积薄发啊,真知卓言!也是华丽转身的开始吧!即将来的新的手头,向老山头的兄弟们道别,首席,走好!真心祝福首席打下又一片江山!!

  16. 胡不才 于 2011-06-19 7:26 上午

    首席只点出了stay foolish。这降龙十八掌只教了一半

  17. spike 于 2011-06-19 7:56 上午

    这几年在弯曲的文章和首席的话语里学习了很多,受益匪浅,继续努力,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系统软件工程师,以后也能将所学所悟的东西分享给他人,以Open Source之精神立身。

  18. 陈怀临 于 2011-06-20 2:49 上午

    我觉得,如果大家都有奉献之心。点点滴滴。在自己的能力和底线范围内,做些好事。我们的国家就会好起来。

    莫以善小而不为。

    另外,虽然弟兄们都在穿着各式军装,为了讨生活。但是弯曲评论,Open Source可以成为弟兄们的一个精神歇息地。Stay here peacefully

  19. 理客 于 2011-06-20 3:35 上午

    Stay here, Stay foolish:)

  20. 姚零二四 于 2011-06-20 6:22 上午

    首席vw,寥寥几句,字字真言。

  21. 铁木 于 2011-06-20 3:21 下午

    首席您真有心啦

  22. 核撼叁 于 2011-06-20 8:46 下午

    西方科学的后果是。。。地球提前玩完?

  23. netmizer 于 2011-06-21 12:06 上午

    楼下的,你继续!

  24. 核撼叁 于 2011-06-21 8:33 下午

    嘛工业化,还不是靠抢。。。
    掠夺是必须滴。。。

  25. 核撼叁 于 2011-06-21 8:43 下午

    首席,您到了大宋小心美人计啊。。。
    男人五十一朵花,小心啊,切记切忌!!!

  26. zcgen 于 2011-06-25 9:47 下午

    拜读首席大作~

  27. mll 于 2011-06-26 6:56 上午

    首席大人到底是为何要离开HW呢?

  28. HW 于 2011-06-26 7:00 上午

    我倒要问问楼上,为什么他不能离开华为?

  29. Tech 于 2011-06-26 6:09 下午

    首席是研究系统论的,能从系统的高度给大家启迪,非常感谢首席分享自己的智慧!鄙人是学习信息论的,读了首席和弯曲各位朋友的文章,受益匪浅!曾想和首席认识认识,交个朋友,近日出差培训,他乡遇故知,研究控制论一个师兄,二人忘情聊至深夜,略受启发,一切随缘,何必强求,到了弯曲与和首席见面不是一样的嘛,呵呵。愿天下辛苦奔波的技术人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30. true 于 2011-06-26 11:06 下午

    Tech,举起这只鼠标。

  31. kernelchina 于 2011-06-27 6:43 上午

    能列出一些参考资料就更完美了,原则的问题在于大家都知道是怎么会事(也有可能还没有了解到),但是缺少了实战,或者是具体的操作方法,有时就很容易做完了再回过头看。这就是架构师看起来,好像是虚的玩的太多了,没有能力落地(借用一个词)。

  32. 理客 于 2011-06-27 7:22 上午

    首席一向推崇的原则就有bottom-up和trade-off。吴晓军在数学之美里处理实际业务时的简单实用原则在engineering里也很重要,对工程实践理解不深刻的人容易犯完美主义错误,忘记了工程里,能快速简单实用的,就不要花太多的时间去寻找复杂的完美的解决方案,为了一点缺点而寻找一个复杂的方案,在商用工程中经常是不划算的。及时实现了,也经常会有其他问题导致商用效果并不那么好

  33. 陈怀临 于 2011-06-27 7:36 上午

    Or we say: Kiss= Keep It Simple and Stupid.花哨和Kunth算法书里的东西通常没得用。

  34. 理客 于 2011-06-27 8:01 上午

    首席的精神体验已经快到50天命的水准了,都是在立言哪:)

  35. 一条虫 于 2011-06-27 10:56 上午

    no no no, 应该是80/20原理。虽然工程里80%的事情也就20%的开销可以用kiss,但是20%还是要费一下力气去寻找最优方案。

    往往高端就体现在这里。

  36. 理客 于 2011-06-27 1:36 下午

    理论不是用来理论的,是用来bottom up,比如路由表查表问题,用TCAM最完美,但是成本/容量/功耗可以承受吗?所以要折衷,折衷到什么地步呢?用简单的hash,但什么样的hash算法最合适,又是需要花费时间研究的

  37. 一条虫 于 2011-06-28 1:14 上午

    研究不就是出理论。如何研究,如何用数学模型概括。都是高档技术活。。一般人还玩不起。

  38. 123 于 2011-07-01 4:49 下午

    Fabrice Bellard, Chris Lattner这种大神级人物天朝未来30年内能出现吗?

  39. banint 于 2011-07-12 10:30 下午

    真情支持首席的高论。
    从我最近几年和几位大宋软件师的了解来看,其实他们的IQ都是很高的,可是大宋的环境因素很大程度导致了这些问题:
    Kiss是需要对软件的执著和热爱才能实现的。大宋软件师们基本上指望着像他们的领导一样,在几年内就不做技术了,升官、受奖、或者转行做行销赚大钱。所以才会有“框架忽悠”;多点现象:“技术断裂点、优势点、亮点”等“党八股”涌现。对此无法不能深恶痛绝!
    这篇文章应该转给大宋子民好好看看!

    作者 陈怀临 | 2011-06-18 17:35 | 类型 弯曲推荐, 研发动态 | 38条用户评论 »
    有诗云:人之老,其言真;人之去;其行善。
    系统软件设计是软件系统的皇冠中的宝石。绚烂美丽。令无数男女痴迷。
    在系统软件,特别是通信系统软件的设计上,有没有一些可以提炼的方法论?
    今身处幽州(北平),心在大宋。聊聊数语。谈谈我对大宋年轻一代的系统软件工程师的期望。
    1。 The Thinner vs. The Thicker
    年轻人都以为有些事情需要粗,有些事情需要厚。其实,合适就好。。。
    系统软件一定要越细越好;越薄越好。
    我在华为做speech的时候,也提到过:能把系统软件做薄,才是一代高手。
    最可怕的就是为了做而做。
    最高境界是:能不做就不做。
    每一行代码,都会成为历史(Legacy);每一份恋情都会成为过去。
    工程的事情,就是要简简单单。
    内在算法的复杂不代表外在的臃肿。
    一个女人,要的是清澈美丽;而非妖娆迷人。
    智慧者应该做的是cut;而非单纯的add。
    2。 Re-Create vs Re-Search
    ReCreate是工程之大忌。任何一个问题,必须首先养成良好的科研习惯:
    --是否陈首席已经解答过类似的问题。
    --是否友商(敌商)解决过类似的问题。
    --是否Open Source领域已经解决过类似的问题。
    --是否Google和Baidu已经解答过类似的问题。
    如果有,拿来主义基础上的改良主义就是最好的。重复发明已经发明了的算法,模型是兵家之大忌。
    学术界的Research的意思是:伊人已经在阑珊处;要的是反复寻找,找到你的爱人。
    工业界的Recreate是:瞎折腾。利己但害公司。
    3。 Qualitative vs Quantitative
    大宋文化博大精深,但似乎更多的是在形而上,在君臣父子,为相为官上做文章。
    自然科学在中国的错失是我们大宋百年之痛之根本之一
    定性和定量分析的有机结合,是成为一个优秀的系统软件架构师的基本素养。
    只有定性分析的胶片,是研发之大忌。
    一定要养成能case study,算法分析的良好工作习惯。
    要的是数据说话;不要的是框架忽悠。
    4。 Feature Parity vs Disruptive Innovation
    大宋某公司特别喜欢玩一个词汇:技术断裂点。还有一些:领先世界产品的优势点。
    这基本上是胡扯。或者从大样本的角度,是胡扯。是文革作风。是党八股。
    作为一个工程设计人员,不要羞于Feature Parity。学习和模仿美军,伪军的东西,是提高自己的最佳方法。不要上来就是什么断裂点。
    邓公稼先都说:我们这几代人要做的是使得国家不要差距加大。
    我们这2,3代人能做的是:Follow。领先基本上不存在现实。
    这其中,最大的问题不是工程,而是教育的落后。教育的落后使得我们不存在成为一个高科技大国的基础yet。
    所以,不要有强迫症,没事玩断裂点。跟上并略微有改良就好。
    这就好比,明明不是AV明星,非要玩AV明星的动作。。。受罪。
    请把创新留给90后和00后吧。。。
    5。 Semi-Optimal Optimization vs Full-Optimal Optimization
    工程上,没有最好的算法;只有最好的折衷。
    爱情上,没有最好的恋人;只有心中的情人。
    不要过分追求最佳算法。要能把握算法带来的时间和空间上代价的折衷。更为重要的是,在工程上,如果出了问题,调试,调优和定位带来的代价。否则,能解决问题的算法,就是好算法。
    6。 Application vs System
    系统是为应用服务的。
    男人的钱是为你爱的女人而挣的。
    做系统不能玩意淫。不能为做系统而做系统。
    一切要为人民服务,为应用服务。
    只有人民的需要,才是系统软件的需要。
    “爱系统软件就是爱人民。是等价的”。这是愚弄人民。
    不能本末倒置。
    应用和系统是相通的。你能写汇编,也能写object-C。都是逻辑的表达而已。
    7。 Proprietary vs Open Source
    拿来主义,没人反对。也需要提倡。但如何贡献和反馈给社区,这是每一个大宋系统软件工程师应该反思的。知识共享不仅仅是一个方法论,也应该是一种精神家园。
    天天信息安全,什么都藏着,躲着,非一代天骄之所为。
    成大事者,必有大胸怀。公司也好;个人也罢。

  40. 启明 于 2011-07-13 7:36 上午

    天天信息安全,什么都藏着,躲着,非一代天骄之所为。

    —-不但不应该藏着掖着,我认为xx公司反而应该有点魄力,把步子迈大一点。一个对自己的技术真正自信的公司,是欢迎开放和乐于开放的。我一直在想,把一坨屎藏在保险箱里若干年,难道就能变成金子吗?

  41. 理客 于 2011-07-14 1:22 上午

    大宅门的白景齐就是这么干的

  42. HH 于 2011-07-17 11:17 下午

    其实做薄,KISS什么的谁都知道,但就没人这么做,这些都是典型的吃力不讨好
    不是设计系统的大牛,但也曾把一个模块做得很薄,原本设想几千行代码的东西做成了一千多行,内部分层很简单,结果反被批评,因为贡献的代码量太小了
    像阿三那样写的成了先进典型
    代码行数为王的时代

  43. 卖龙 于 2011-07-19 6:35 下午

    大宋某公司的在职架构师的飘过。

  44. iamkhan 于 2011-07-30 8:46 下午

    “有诗云:人之老,其言真;人之去;其行善。”首席这么快就要离开某公司了?斗胆猜想一下原因,难道就是因为“技术断裂点”/信息安全/等?
    以前还一直奇怪,某公司不是不允许搞第二职业吗,首席怎么还有时间来打理弯曲?

  45. 一个未来的…… 于 2011-08-10 1:35 上午

    回复44楼的:

    以前还一直奇怪,某公司不是不允许搞第二职业吗,首席怎么还有时间来打理弯曲?

    打理弯曲和在公司上班有什么冲突呢?难道白天上了,晚上难道还要陪公司一起睡吗?

  46. dbh 于 2011-09-07 1:34 上午

    楼主是说华为非一袋甜椒么?

  47. haoling 于 2012-06-19 8:35 下午

    总是有所指。

  48. cormen 于 2012-09-03 11:19 下午

    尼玛首席的评论太tm醍醐灌顶了,膜拜一下

  49. matrix 于 2012-09-04 6:16 下午

    首席的个人境界和修为固然是比一般人高,但我不同意创新交给90,00后这个说法,只要心中有梦,任何时代都可以去探索创新。

  50. beans 于 2012-09-04 7:35 下午

    matrix,首席说”做系统不能玩意淫。” 你觉得这条他说的对不对?

  51. matrix 于 2012-09-04 10:06 下午

    那是相当的正确。

  52. daemonh 于 2017-02-05 10:36 下午

    首席,文采真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