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风报道[2]Hampton Creek Foods

Sina WeiboBaiduLinkedInQQGoogle+RedditEvernote分享




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奋斗

 

题目借鉴了罗永浩先生一次演讲的题目。笔者作为一个同样以理想主义者自居的傲娇逼,希望他在锤子手机发货以来的这些天过得还好。

 

本文的目标行业是食品制造业。

 

1. “我认为食品行业已经破产”

(1)现代人的饮食结构

全世界范围肉类消费上升,意味着越来越多生活在贫穷落后国家的人们买得起肉类了,这是世界经济好转的信号,但对环境和我们的身体来说就未必了。

比如,工厂化农业经营促成了大型工业化农场的垄断地位,规模化的经营中,土壤不可避免地受到磷酸甘油之类除草剂污染。

另外,自大萧条以来,美国政府根据农业法案向种植某些作物(如玉米和大豆)的农民提供津贴。这份法案对提高薯片和糖果的产量功不可没(或难辞其咎)。另外,超市里面能买到最便宜的食品通常都有较高的卡路里含量和较低的营养价值。这些食品大部分也是来自农业法案所扶持的玉米和大豆。肥胖症与低收入水平相关,也不能排除此法案的嫌疑。

(2)现代人日常生活的反自然基础

纪录片《黑鲸(BLACK FISH)》讲述的是自上世纪后期开始,在北美各地海洋世界频有传出的虎鲸伤人事件。个中原因复杂,不在此细说。向所有的读者强烈推荐这部片子。

一个前虎鲸驯兽师说:Can you imagine being in a small concrete enclosure for your life when you’re used to swimming 100 miles a day?

见过虎鲸在野外的自由和欢快的人是无法在海洋世界它们强颜欢笑的表演中找到任何乐趣的。

电视台的女播音员为虎鲸伤人行为辩护时如是说:If you were in a bathtub for 25 years, don’t you think you’d get a little irritated, aggravated a little psychotic?

 

扯得有些远了,但是对于理想主义旗帜下不安分的青年来说,这是别人的理想,也是所有人共同的理想。细思恐极:在现实世界中,遭受到人类非人性、反自然待遇的,又岂止纪录片中的虎鲸?!

“把母鸡关在空间狭小的笼子里,连扇动翅膀都不行,而且要这么关上两年,我觉得这才是反自然的行为。”本文的主人公——Josh Tetrick,Hampton Creek食品公司CEO说。他笃信食品行业已经破产——禽蛋业以笼养家禽、强迫无喙鸡进食和消耗资源而恶名远扬。

 

2. 还记得那个改变世界的理想吗?

(1)小试牛刀

Hampton Creek Foods的第一款产品是植物性蛋黄酱。将几种豆类植物混合,制作出味道及营养价值与真鸡蛋相似的人造蛋黄酱,可用作制作面包、蛋糕、沙律酱等。该产品售价较真蛋便宜,保存时间更长,亦不含麸质与胆固醇,更健康。试吃过他们的合成鸡蛋的TED观众表示,味道和鸡蛋几乎一样。

(2)反对的声音

香港中文大学食品及营养科学课程主任张志强说,天然鸡蛋内有最优质的蛋白质。虽然,只要混合几种不同豆类等植物,使其胺基酸组合与鸡蛋相同,便可有同样成分。不过,他强调天然鸡蛋有不同好处,如维他命及适当的胆固醇量,故他不认为新制品可取代天然鸡蛋。

(3)新技术解决旧问题

作为Hampton Creek食品公司的首席执行官,Tetrick无法说服所有人。然而他成功说服的这些人,让这家旧金山食品初创公司变得引人注目。比尔·盖茨是他的支持者之一,他表扬了这家公司,称其能改变未来食品生产。蒂特里克目前为止已经募集到600万美元。

Hampton Creek公司的价值在于摆在它面前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商机——淘汰笼养鸡蛋,用植物提取配方取而代之。这种配方更便宜,不含胆固醇,而且更具人文关怀。这是硅谷技术解决主义的最高境界,在一个素来不以创新著称的行业内,专注创业精神与科学。

 

3. 硅谷技术与改变世界

第二次走进公众视线时,他们又有了新的计划:建立世界最大的植物数据库,可以从中获取世界上各种植物的信息,利用这些信息鼓励农民种植一些对地球有好处的新经济作物(而不仅仅是大豆和玉米)。反过来也能帮助农民更好地养家糊口,提供更加健康、性价比更高的食物,同时也能带动小型农场的发展。

联手Google前高级数据分析师

为此,Tetrick挖来了Google的高级数据分析师Dan Zigmond。尽管,还没有多少人能看出,一位任职于蛋黄酱公司的前任Google数据科学家可以怎样改变食品产业,Tetrick却充满信心:“Dan拥有令人难以置信的大脑,他能够整理大量的数据,并从中找出数据之间的真正联系。”这里的“真正的联系”特指“植物数据库”与“可以改善地球的植物”。

数据与饮食

彩笔当年愚钝,听不懂所以也没记住讲信息理论的老师究竟是怎样阐述信息的。彩笔懵懂的理解是,这个世界上的任何“存在”都可以从数据表示(至于是否可以“替代”,另当别论)。有矫情的说法是,信息是数据的加工产品,whatever吧。至少在彩笔看来,大千世界,都是数据,信息如“群魔乱舞”。所以,用数据来操纵和改善人们的“盘中餐”,从方法论上有些意料之外,但细思之下,无需恐极——亦是情理之中的事。

挑战

现在世界上有超过870万种已知植物,每种植物之下还有多种不同的分类。且不说如何在整个hay stack中定位到那根针,单单是如何码齐这堆稻草,便是个技术活。彩笔坐等爆料。

Hampton Creek的调研团队现在已经记录了13种植物中的4,000棵不同的植物,希望找出比Hampton Creek现有产品拥有更好地稳定性和口感,而且价格更低的植物特性。Tetrick说:“我们现在不是在搅拌鸡蛋,而是将植物捣碎,找出我们需要的特性。”

 

写在最后的话:

我真的很想做一些能够改变世界的事情”

“Really I just want to create something so big that it changes the world.”

——Tetrick

 

相关链接:

[1] How A Former Google Data Guy Could Change What We Eat For Breakfast. Sarah Buhr. 2014.7.3. http://techcrunch.com/2014/07/03/how-a-former-google-data-guy-could-change-what-we-eat-for-breakfast/?ncid=rss

[2] 一位前Google数据分析师将要改变我们早餐的食物. Sarah Buhr. consideRay译. 2014.7.5. http://techcrunch.cn/2014/07/05/how-a-former-google-data-guy-could-change-what-we-eat-for-breakfast/

[3] Forbes.com. 比尔·盖茨及一众硅谷大佬在挺一个“人造鸡蛋”创业项目。行得通吗?. 2013.11.29. http://www.huxiu.com/article/23891/1.html

(没有打分)

雁过留声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