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一周~那时未必花开,只有曾经的年少

Sina WeiboBaiduLinkedInQQGoogle+RedditEvernote分享

科技一周~那时未必花开,只有曾经的年少

2014/07/27

小时候,我家附近有一些樱花树,听祖母说,是当年日本人栽的,曾经盛开过,整树整树都是白色的花瓣,但不知出于何种原因,自八十年代以来,这些樱花树便再也不曾绽放过。那时,我经常一个人偷跑出去,给樱花树浇水,梦想着某天之后,会有无数的樱花在我面前盛开。二十年过去了,我的梦想并没能变成现实,樱花树依然瘦骨嶙峋地立在原地,直到有天被市政厅的人将它们一一拔去。

如今我已长大,虽不再奔跑呼喊,却从未失去梦想,心中仍有一株“樱花”,正自生根发芽,静静地在那里,等着我来看它美丽的绽放。当然,偶有彩云飘过,我也会回想往事:那时未必花开,只有曾经的年少。

本周的科技新闻,等来的正是Amazon,这株没有盛开的“樱花树”:

  • 本周是科技巨头密集发布财报的一周,Facebook、Google、Apple都交出了靓丽的财报,唯有Amazon令人大失所望,不仅仅本季度财报未达预期,下季展望更是预亏4亿~8亿美元,随后,Amazon的股价重挫10%。相对于另外三个巨头赚得盆满钵满而言,Amazon算是个不折不扣的另类,它曾连续十数年亏损,但股价却一直上扬。之所以如此,大概是因为Bezos(Amazon CEO)的个人魅力所致。在此之前,媒体和投资人几乎都把Bezos看作一个Visionary Leader,甚至将其与乔布斯并列。Bezos所做的一切,包括建设物流网络、云服务中心、在线视频、布局各种生态系统,都无可辩驳,令投资人相信,即使现在亏钱,前景也必然美好。然而这一次,当看到Amazon“几乎”布局完毕,却依然亏损的时候,很多人失去了耐心,选择退出投资。虽不能说,Bezos之前的愿景都是“花言巧语”,但现在,的确到了需要Amazon把“樱花”秀出来看的时候了。
  • Amazon的财报不好,但它的竞争对手却不会有丝毫怜悯。Apple在本周五,以一千万到一千五百万美元的价格,把BookLamp买下[1]。BookLamp是一家基于大数据和机器学习技术,为读者提供书籍推荐/搜索的初创公司,约有10名员工,此前曾融资90万美元。Apple凭借BookLamp的技术,再结合自己的iBooks平台,势必会与Amazon的GoodReader进行一场惨烈的竞争。BookLamp的核心服务是通过机器学习算法来理解一本书的类型,并把与该书类似的书籍推荐给读者。例如,某读者看了《达芬奇密码》这部书,算法首先根据类型相关度的高低把《达芬奇密码》分解为“宗教信仰类”(18.6%)、“推理小说类”(9.4%)、“艺术类”(8.2%),“秘密社团类”(6.7%),然后算法会把“相关度向量”与《达芬奇密码》最相近的书籍推荐给读者。

本期科普将围绕着樱花树的“存活性”来聊一聊:)试想,倘若我在事先就知道那些樱花树早已死亡,根本不会开花,我便不会再浪费时间去浇灌它们。那么,我该如何去判断樱花树是否能盛开呢?我不是植物学家,自然无法判断,但我的目的是,把这一概念类比到机器学习里来。在机器学习理论里,有一个很重要的判断,就是“某一个待学习的概念是不是可学习的”?类比我的樱花树,就是“这一株待浇灌的樱花树是不是可存活的”?只有事先判定了概念的“可学习性”,我们再去设计相应的算法来学习它,才会有意义。

哈佛大学教授Leslie Valiant[2]给出了一种概率意义下的“可学习性”判断:PAC Learnability。简单说来:如果在某种算法下,某个待学习的“真实概念”与逼近它的“假设概念”可以在概率意义下达到误差为零,那么这个“真实概念”就是PAC可学习的。对照计算理论里的时间复杂度和空间复杂度,Leslie定义了机器学习算法中的样本复杂度,并给出了PAC可学习概念的样本量下限值。这个“样本复杂度”可以类比为,我浇灌樱花树的难度,简而言之,就是“我们需要多少样本才可以学习好一个概念”vs“我需要浇灌多少水才能看到樱花盛开”。其实,在前述BookLamp的新闻里,其推荐算法中要学习的“书籍类型”就是一个PAC可学习的概念,有兴趣的同学不妨参考[3]中Conjunction of Boolean Literals的例子。当然,真正实现起来,要比[3]里例子复杂一些。Leslie Valiant也凭此奠基性的理论,获得了2010年度的ACM图灵奖。

 

[1]. Josh Constine, Ingrid Lunden, http://techcrunch.com/2014/07/25/apple-booklamp/, July 2014.

[2]. http://amturing.acm.org/award_winners/valiant_2612174.cfm, 2010.

[3]. Mehryar Mohri, “Foundations of Machine Learning”, ISBN-13: 978-0262018258, The MIT Press, August 2012, pp. 18-19.

图1. http://timedotcom.files.wordpress.com/2014/07/amazon-q2-2014-earnings-report.jpg?w=1100

图2. [1].

(没有打分)

科技一周~可以测知的世界才更残酷

科技一周~可以测知的世界才更残酷

2014/07/19

自古至今,人们对能够预测未来,并通晓过去的神,都有着敬畏之感。那么,这世上究竟有没有这种神?又或者,现下大行其道的机器学习技术有没有可能成为这种“神”?要回答这个深奥的问题,首先需要弄清楚另一个更深奥的问题,即:世界,究竟是不是一个可以观测(Observable)并可以控制的(Controllable)系统?“可观测”和“可控制”是两个计算机术语,通俗地讲,可控制性,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现有的信息预测未来的一切;而可观测性,意味着我们可以通过现有的信息,探知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也就是说,如果世界满足上述两个特性,那么它一定会被我们预测并探知。

然而,我却想再问一个略显“人文”气的问题:当我们真地面对一个可以测知的世界,我们人类是会快乐,还是痛苦?或许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快乐的,因为他们是这个世界的“成功”人士,当世界被测知出来,他们会看到自己那穷奢极欲享受无边的未来;然而,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种可以测知的世界却是相当的残酷,因为在未来,他们依然是普普通通的屌丝,劳苦终日。这个论断是基于“富则愈富,穷则更穷”的大概率假设。

本周的科技新闻,也是从预测未来开始:

  • 在上周日,随着世界杯的曲终人散,Google Cloud Platform的预测水平也盖棺定论[1]。对于淘汰赛阶段的16场比赛,Google预测对了其中的14场(错的两场是德国vs法国,荷兰vs巴西),这个结果虽不及百度的100%命中,但也算说得过去。除了Google、百度、微软这些科技公司外,世界最大的投行高盛,也给出了自己的预测。当然高盛的预测比较惨,错了四场[2]。随着大数据和机器学习技术的普及,各大公司都开始将该技术应用于对未来事件的预测,这已是一种成型的科技大趋势,渐渐地便会伸及我们生活的各个角落。
  • 接下来的新闻,是件令人伤心的事情。2014年,7月17日,马来西亚航空公司的MH17航班,在乌克兰与俄罗斯的边境处被导弹击中,全员遇难。在仅仅几个小时之后,美国总统奥巴马便发言称,MH17是被乌克兰叛军区域所发射的导弹击中。奥巴马的这一结论,是美国军方分析了卫星所捕捉到的各种信息后才得出的。能够如此迅速锁定导弹发射区域,可以说,现代计算机技术功不可没。与前述预测世界杯相反,这一次,计算机技术被用来探知过去已经发生的事件,即,恢复已发生事件的历史状态。当然,无论是对未来的预测,还是对过去的探知,现代科技技术都还远未成熟,其所得出的,并非是确定性结论,而是统计意义下的概率性结论。所以,世界是否可以测知,现在还并不能给出准确性的答案。

本期的科普,来聊一聊Google预测世界杯的机器学习算法。

对于任何一种机器学习算法,第一步都是要获取训练样本。Google获得的球员和比赛数据来自于一个专业的体育数据网站,Opta Sports。Google通过自己的Cloud Dataflow平台把来自于Opta Sports的原始数据进行预处理,再将预处理之后的数据导入Google Bigquery。第二步,Google Bigquery建立一个多层感知机(MLP,Multilayer Perceptron),通过样本进行学习训练。第三步,便是将下一场比赛的球员信息输入学习好的MLP,由MLP预测出比赛的结果。所谓的“预测”,其实就是一种“分类”,把输入的向量(参赛球员的数据)划分到两个类别里:胜、负。

这次预测世界杯的机器学习算法,是一种在线学习算法(Online Learning)。第四步,也就是最后一步,当该场比赛的结果出来,MLP立刻获知自己的预测是否准确,并根据结果进行自适应更新。之后,循环执行第三、四步,进行迭代,预测模型也将会在概率意义上越来越准确。

以上便是对世界杯预测算法的简介。当然,对于球迷而言,还是不要预测准为好,如果每场比赛都被预测准确,那么比赛就会变得索然无味,预先知道自己要失利的一方将会行尸走肉一样地踢完整场比赛。更甚者,这很有可能导致整个足球运动走向消亡。所以,倘若我们真地身处一个可以测知的世界,那么对于绝大多数人或事而言,就像是上了一列自动行驶的火车,纵然行驶的方向是万丈深渊,我们也无力改变。因为,这残酷,早已“天”注定。

[1]. http://googleblog.blogspot.com/2014/07/google-cloud-platform-predicts-world.html, July 2014.

[2]. http://www.goldmansachs.com/our-thinking/outlook/world-cup-sections/world-cup-prediction-model-update-6-26-2014.html, June 2014.

图1. [2].

图2. http://www.usatoday.com/story/news/nation-now/2014/07/18/malaysian-airlines-mh17-crash/12825433/

 

(2个打分, 平均:4.50 / 5)

科技一周~Don’t Just Play on Your Phone, Program It!

科技一周~Don’t Just Play on Your Phone, Program It!

2014/06/22

人类把“认字”作为一种必备的基础性教育,也只才过去了一百多年,然而就是在这一百多年间,人类却创造出了巨大的经济繁荣,这种繁荣远超人类自有史以来的经济总和[1]。在未来,计算机编程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必备的基础性教育。能够与计算机沟通,能够认识计算机符号,就像我们现在的读书写字一样,将会是一种司空见惯的生活行为。编程,这种新型的“认字”教育,会把人类的未来推进到一个人工智能的时代,带来一波无可估量的经济浪潮。

  • 去年12月,在美国的“计算机教育周”(Computer Science Education Week,12.9.2013~12.15.2013)上,美国总统Obama在开幕辞里说了一句话:“Don’t just play on your phone, program it!” Obama说这句话的原因,是出于对本国计算机教育的忧虑。近日,美国计算机学会(ACM)的调查数据显示:把计算机作为一种“好选择”的学生比例并不高,约有23%;在女生中,则只有可怜的9%认为计算机专业是个“好选择”。另外,在高中里,把计算机课程选为AP(Advanced Placement,给高中生开设的大学课程)的学生数量是最少的[2],远远低于英语、西班牙语、和欧洲历史。当然对于这一点,中国大可不必担忧,因为越来越多的优秀学生正汇聚到计算机专业上来。
  • Obama刚说过不要学生们玩手机,Amazon就对着干了起来。本周,Amazon发布了传闻已久的智能手机:FirePhone,主攻手机3D游戏市场[3]。可以说,这是款试探性的手机,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称赞的地方。FirePhone采用了Amazon自己的Fire OS,没有集成Google Play,没有Gmail,没有Google Maps,没有YouTube ……一句话总结:This is just an Amazon phone, not an Amazing phone。FirePhone唯一的亮点是3D功能。虽然我内心并不在商业上看好FirePhone,但或许,这个3D功能会对手机游戏的发展有一定的促进作用。当然,如果能够吸引一部分学生到3D编程上来,倒也不失为一种教育意义上的成功:)后文里,我会对这款手机的3D功能做一个科普。
  • Google再次收购智能家居硬件公司,为自己能和Apple在“万物互联”战场上较量,补充了不少弹药。本周,Google以$5.5亿收购了智能家庭摄像头企业Dropcam[4],希望借助Dropcam和Nest来打造一体化的智能家居采集系统。其实,我并不看好Google这种“东一榔头,西一棒头”的零散式收购,Google应当做一些更加底层化、平台化的软/硬件智能家居方案。比如,我有一个非常“异想天开”的设想:如果Google能够把ARM公司全盘收购过来,那么基本上可以统治下一个三十年的“万物互联网”,达到真正意义上的“会当凌绝顶”。

本周科普,谈谈FirePhone的3D技术。FirePhone的3D技术是一种“动态视角”(Dynamic Perspective)技术,也可以称为“基于人眼/头部跟踪的3D渲染”技术。与传统“静态视角”(Static Perspective)技术不同的地方是,动态视角并不产生“视差”(Disparity)信息。1838年惠斯通(Sir Charles Wheatstone)爵士在其奠基性论文[5]里提出了利用视觉差异(Disparity)来构造3D图像的理论,这种理论的本质是,让人的双眼在同一时间接收到两幅不同的略有差异的图像,从而产生3D图像的“深度”(Depth)信息,在大脑里构造出立体感知。大家可以参考我在[6]里对3D技术的探讨。

静态视角技术的最大优势是:3D效果非常逼真,因为它和人眼感受立体世界的原理是相同的。但是这种技术有两个很大的缺陷:1. 对显示屏要求很高(一般要120Hz以上才可以获得好的效果);2. 当人眼移动范围较大的时候,会产生“失真虚影”(Image Ghosting)。采用动态视角技术,可以很好的解决静态视角技术的这两个问题,因为动态技术并不会在同一时间产生两幅图像,人眼始终都只看到一副2D图像,只不过这个2D图像的内容会随着人眼的移动而变化,所以,动态技术只需要普通显示屏(60Hz)就可以了,也不会有虚影产生。

动态技术虽解决了静态技术的缺陷,但却带来了“打折”的3D效果。在动态技术里,由于没有视差信息,人眼所感受的3D效果并不逼真。虽然Amazon宣称,FirePhone的一个使命是促进“沉浸式”手机游戏的发展,但因其技术本身固有的“图像质量”缺陷,我并不看好FirePhone在“沉浸式”游戏上的作用。最完美的解决方案,应该是,同时结合动态视角与静态视角这两种技术于一身。不知道,谁会推出这种真正意义上3D手机?Apple,or Google。

[1]. J. Bradford De Long, “Estimates of World GDP, One Million B.C. – Present,” URL, 1998.

[2]. Tasneem Raja, URL, June 2014.

[3]. Amazon FirePhone, URL, June 2014.

[4]. Andrew Griffin, URL, June 2014.

[5]. Charles Wheatstone, “Contributions to the Physiology of Vision – Part the First: On some remarkable, and hitherto unobserved, Phenonmena of Binocular Vision”,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1838, 128 (0): 371-394

[6]. 硅谷寒, 智能电视系列(5)-技术欺骗了你, http://www.36kr.com/p/202770.html,

图1. [2].

图2. [3].

图3. [4].

 

(没有打分)

科技一周~梦想的星空

梦想的星空

2014/06/08

犹记那年夏末秋初,我独自一人,怯生生地来到美国,其时年纪尚轻,正是慵懒读书的时节。未料,转瞬之间,已是兔走乌飞,流指十年。我的生活像是按照既定的剧本,淡淡地发展下来,纵不曾大富大贵,却也收获了平凡的幸福。现在,当一切都安定下来,我回思过往,不知怎地,那早年的时光却又徒然丰满,年轻时的理想与愿景也在不自觉间细腻起来。我曾尝试用心灵叩问自己:“下一个十年,我究竟会去哪儿,是悠然硅谷下,还是追逐梦想间?”后来,我明白了,这并不是一个需要回答的问话,因为当我发问的时候,就已注定了自己追梦一生的征程。人诚如此,每一个有着使命的科技公司亦然:当梦想开始奔跑的时候,星空也不是极限。

  • Apple的梦想绝不是做出“西半球最好的手机”,而是“万物互联”。6月2日,在WWDC大会上,Apple推出最新的移动操作系统iOS 8,尤为引人注目的是,iOS 8的SDK里提供了两套颇具创新的API Framework:HealthKit、HomeKit[1]。HealthKit是一个面向可穿戴式设备的开发平台,它的出现,几乎肯定了Apple要在下半年推出iWatch的猜测。HomeKit则是面向智能家居的开发平台,其目标是提高家庭电器的数据互通性。可以说,借助HealthKit和HomeKit,Apple将会把基于iOS的移动设备打造成穿戴电子和家庭电器的数据中心,起到“互联万物”(IoT,Internet of Things)的作用。许多科技业者因为Apple没能在此次大会上推出创新性的硬件产品,而大失所望,其实,这慢慢地将会成为习惯:Apple以WWDC作为软件产品的发布会,以及开发者的沟通会,而创新性的硬件设备都会有一个单独的发布会在每年的下半年举行。
  • WWDC上,Tim Cook在谈论HomeKit的时候,大屏幕上显示出了整屏的合作伙伴,其中有三家芯片领域的巨头公司:TI、Broadcom、Marvell。最近几年,这三家芯片公司都在极力向IoT领域进军,TI和Broadcom更是不惜砍掉自己的移动通讯基带部门,而把注意力集中到IoT。再加上Intel、联发科也在不久前宣布进军IoT,一时之间,IoT成为芯片公司的必争之地。事实上,在移动芯片被Qualcomm和联发科两家公司垄断的背景下,其它芯片公司也只能另辟战场,绕路图存。当然,IoT也的确有希望成为下一个“万亿美元”的市场,谁能够占领IoT领域,谁就会成为像Intel和Qualcomm一样的霸主。值得肯定的是,Marvell动作非常迅速,在WWDC的第二天,就宣布了自己IoT单芯片解决方案:EZ-connect[2]。EZ-connect方案可以方便的嵌入HomeKit协议,从而成为“準iOS认证”(Ready for iOS Certified)的方案,基于此方案的终端产品可以快速申请Apple的认证。
  • Google,作为当下最具创新精神的科技公司,它的梦想与使命又是什么呢?先看一则来自纽约长岛的新闻:10岁的华裔小姑娘,Audrey Zhang,在本周结束的第七届中小学生Google涂鸦大赛上(Doodle 4 Google Contest),击败超过10万名参赛者,成为唯一的一个全国冠军[3]!Audrey Zhang的涂鸦作品,名字叫做“Back to Mother Nature”,描述了一种想象性的水净化世界。她在作品的介绍里说:“我画出了一种可转换性的水净化系统,可以令污水在自然界里转化为净水,让我们的世界变得更美好”。这最后一句话,恰好与Google的使命不谋而合。Google在2004年的IPO Letter[4]里说,公司的梦想是:让自己的服务惠及尽可能多的人们,并大幅改善人类之生活(To develop services that significantly improve the lives of as many as people as possible)。这也就是,我们为什么能看到Google的服务触及了几乎所有领域(互联网、人工智能、移动互联、高空联网、无人汽车、穿戴式设备、金融、快递、万物互联)的原因。Google每年一封简短的公开信,不仅仅承载着科技的使命,更为我们解释了自己的梦想。这世界,即便你拥有了彪悍的人生,也需要做出合理的解释。
(2个打分, 平均:5.00 / 5)

科技一周–打仗,得找个靠谱的军备商

打仗,得找个靠谱的军备商

2014/04/05

“二十年岁月流金,五十弦寒暑争荣”,时至今日,芯片巨擎Intel终于告别自己二十年的黄金时期,来到了产业巨变的拐点:摩尔定律难以维持,SOC大行其道,PC处理器逐渐让位于移动处理器。当下的Intel,虽然没能赶上七年前那场移动处理器的大变革,但也并不意味着它将就此消失。这个巨人正在拼尽全力去追赶,无论采用什么盘内盘外的招数,因为它清楚得很:自己手里那数百亿的现金,也可以成为击败ARM CPU的最佳武器。

  • 本周二,Intel公司在中国的“OEM之都”~深圳,举办旗舰峰会~“英特尔开发者论坛”(IDF,Intel Developer Forum)[1],除了介绍其物联网芯片Edison之外,更是重点宣布了Intel的第一代移动SOC平台:SoFIA(基于Atom处理器)。SoFIA本身并没有太大的亮点,既非四核八核,也不支持4G LTE,倒是Intel CEO,Krzanich,的一句话引爆了热点。在会上,Krzanich宣称:2014年,SoFIA要在平板电脑市场上的出货量达到4000万片。要知道,2013年,Intel在平板电脑上的出货量也就在500万片左右(大部分是Microsoft Surface Pro),如果Krzanich所言非虚,那么今年Intel的出货量要增加7倍!在技术上没有革命性变化的前提下,Intel怎么敢放出这般狠话?

我唯一可以想到的方案,就是“金元策略”,Intel给平板电脑厂商巨额回扣,以此来换取自己芯片的出货量。这种办法,Intel并非没有干过,当年在与AMD竞争64位处理器市场时,Intel就一直给Dell、HP等厂商不菲的补贴,直到把AMD彻底打垮。此番,Intel欲故技重施,补贴的力度甚至更大,即使赔本赚吆喝,也在所不惜。其实,在科技产业里,创新与金钱,从未停止过竞争:创新者首先凭借技术优势领导市场;跟随者利用金钱优势(或补贴回扣,或价格低廉)后来居上,挤垮创新者;然后,又有更新的技术出来,把原先的跟随者打败,重新领导市场;如此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谁也不能把另一方彻底降服,而我们的世界则得益于这种竞争,向前发展。

  • 本周,Amazon终于推出了猜想已久的OTT盒子:Fire TV[2],装备高通四核1.7GHz CPU(2012年的APQ8064,貌似有点儿古董:),8G存储器,2G内存,售价$99。从配置上来看,Amazon的这款盒子还算不错,除了通常的流媒体播放之外,应该能胜任许多移动端游戏,比较而言,Apple TV和Google Chromecast都只配备了单核CPU,性能略显不足。当然,我相信,在半年之内,新版的Apple TV和Google Chromecast都会升级到多核,以满足视频游戏之需。

本周科普,继续聊聊图灵奖得主Lamport的论文[3],这次主要来侃侃他所定义的在分布式并发系统里的“物理时钟”概念。我还是会摒弃艰深的学术词汇,用一个历史故事来讲解。

明朝建文二年(公元1400年),建文帝以李景隆为帅,领马步军六十万进攻北平府,燕王朱棣尽起十万精锐迎敌,两军会战于白河沟(今河北省雄县)。建文军先锋平安在正面阻击燕王,建文军大将瞿能、俞通渊分击燕王左右,元帅李景隆绕至燕军背后,形成四面合围之势。燕王率军死战,三易其马,损伤极重,眼看将有全军覆没之险。是夜,李景隆约定全军于子时发起总攻,务必要将燕王一战成擒。孰料,天还未到子时,瞿能部率先出击燕军,燕王趁机,以优势兵力“先打出头蛇”,一战击毙瞿能父子,军威大震,得以冲出包围圈,随后又绕至李景隆军背后,乘风纵火,挥师猛攻,大败建文军。朱棣凭此一战,奠定了自己的“永乐霸业”。

那么究其原因,为什么瞿能不等其他三军,而独自攻击呢?其实,这也怪不得瞿能,他并非是贪功冒进之徒,实在是运气太差,吃了山寨货的亏。在约定当晚,瞿能所用的计时器(沙漏),出现了故障,比其他三军的计时器走得快了许多,所以当瞿能以为子时已到的时候,其他三军还在饱餐战饭呢!唉,不得不说,以后打仗的时候,千万要找个靠谱的军备供应商呀:)

话说回来,就算计时器的速率不一样,假如能有一套自动校正的规则,使得各军的计时器“误差缩小在某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那么李景隆的军队也是可以在约定的时刻发起全面攻击。我们不妨把李景隆的各个军队看做不同的并发进程,而他们各自的计时器就是用来同步各个进程的“物理时钟”。所谓“把误差缩小在某个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正是Lamport关于分布式并发系统里“物理时钟”概念的精髓。Lamport在论文里给出了物理时钟的两个必要条件:1)各个进程的时钟速率相对于1的误差要小于某个值k;2)各个进程时钟的延迟误差也要小于某个值e。并且,Lamport还推导出了k和e的计算公式。有了物理时钟的同步,整个并发系统就可以完全有序地运转起来啦!要是Lamport能穿越回去,当建文帝的国师,大明历史岂不是要改写?

[1]. http://newsroom.intel.com/community/intel_newsroom/blog/2014/04/01/intel-ceo-outlines-new-computing-opportunities-investments-and-collaborations-with-burgeoning-china-technology-ecosystem

[2]. http://www.amazon.com/Amazon-CL1130-Fire-TV/dp/B00CX5P8FC

[3 Cialis]. Lamport, L. “Time, clocks, and the ordering of events in a distributed system”, Communications of the ACM, 1978, 21(7): 558-565.

图1. http://vr-zone.com/articles/brian-krzanich-confirms-sofia-release-date-lte-availability-idf-shenzhen/75183.html

图2. [2].

图3. https://itunes.apple.com/cn/app/ming-chao-na-xie-shi-er-wang/id553783706?mt=8

注:故事纯属原创性虚构。

(没有打分)

科技一周~夜空里,有多少星辰的进程?

科技一周~夜空里,有多少星辰的进程?

2014/03/22

某一个夜晚,我独自仰望星空,幻想宇宙,看那遥远的星辰,罗列似棋,浩如烟海,但不知渺渺深处,来自何方,又归去何处?时空既然一致,奈何一个有初始,而另一却无边界?星河灿灿,是有序而列,还是并无因果?我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的人,自然无法破解心中之疑问,但这世上,毕竟有太多的天才,她(他)们定可勘破宇宙,洞悉天机。就像本年度图灵奖得主,Leslie Lamport,或许那无数的星辰,在他的眼里,不过是千万个计算的节点,而整个宇宙,又岂不是诺大的一个分布式系统?

  • 本周的头条计算机科技新闻,不是来自FLAG(Facebook、Linkedin、Amazon、Google),而是来自学术界:美国计算机协会ACM,将2013年度的图灵奖(A.M. Turing Award)授予微软研究院的科学家,Leslie Lamport,以表彰其在分布式并发系统领域里所做出的基础性贡献[1]。在分布式系统研究里,Lamport发明并定义了一系列极其重要的概念,譬如,因果性(Causality)、逻辑时钟条件(Logic Clock Condition)、物理时钟条件(Physical Clock Condition)、时序一致性(Sequential Consistency)。正是因为这些精确概念的出现,才把原本混乱的分布式系统,变得井然起来,因果有序,再无杂陈。
  • 尽管被加州学生起诉侵犯教育隐私[2],但Google毫不挂心,迄今为止,关于侵犯隐私一事,Google已不知受到了多少口诛笔伐,又岂在乎这区区一件?重要的新闻是,Google在本周发布了为穿戴式设备特别设计的操作系统,Android Wear[3]。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远期正确的决定,就像智能手机有别于个人电脑,穿戴式设备也因其独具的物理特性,而与智能手机有着极大的区别,想靠着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来包打穿戴式设备的天下,已然是件不太可能的事情。所以,一切需要重新来过,为穿戴式设备量身定制一个操作系统才是王道。
  • 来自英国的一个团队,设计出一个基于ARM处理器的乐高机器人,Cubestormer 3,用来专门解决三阶魔方,并以3.253秒的成绩刷新了三阶魔方的世界记录。联想到被冠以“天才学霸”的搜狗CEO王小川,在今年第一财经的《波士堂》节目里,花费数分钟方才解决魔方,我只能说,这个游戏已经不是我们人类所擅长了。慢慢地,人类就只剩下一个聊以自豪的能力:设计机器人;再慢慢地,连机器人也是由机器人来设计,咱们人类可以彻底退休,永无牵挂了:)

本周科普聊天,讲讲新科图灵奖得主Lamport在其经典论文里所提及的“如何解决分布式系统中的互斥问题”。所谓“互斥问题”,是指在系统中的某一资源,在任何一个时间点上只能接受一个线程的请求,直到该线程把资源释放之后,该资源才可以再接受其它线程的请求。如果互斥问题没有解决好,很有可能导致几个线程互相死锁,从而使整个系统停止。我无意去使用艰深的学术词汇,在这里,仅仅用一个生动的事例来说明之。

清朝乾隆四十六年,兼任户部尚书的军机大臣和珅,有感于往年黄河洪灾之害,特别定制了一套洪灾救援方案:位于黄河上游之省份若发生洪灾,其巡抚不仅要向军机处发出钱粮求援文件,还要同时向其下游之省份发出“本省已遇洪灾”的警告;下游之省份在收到上游洪灾警告后,如果也遭受了洪灾,需在其钱粮救援文件的开篇加注“上游省份先受灾”。

这样一套方案的好处是,不会扰乱救援的“因果”(happened-before)顺序,先受灾的省份将会先得到救援。举例来说,河南省在山东省的上游,按照以前旧的方案,当河南遭受洪灾,开封府向北京发出求援信,需要约3天时间才能到达京城;通常在河南遭受洪灾之后约2天,山东省就会遭灾,而从济南府发送求援信到京城,只需约1天。这样的结果是,山东省的求援信有可能会比河南先到京城,从而令军机处给后遭灾的山东先发去了钱粮。因为钱粮是一种“紧缺资源”,军机处需要重新筹措,于是河南的灾民就会处于一种长时间得不到救援的状态。这与“先遭灾先救援”的准则相矛盾。

改换为新方案后,开封通知济南的时间小于2天,所以济南会在洪灾到来之前,就知道河南先受灾。这样,即使山东的信件先到京城,由于其上加盖了上游河南先遭灾的说明,军机处很容易知道河南在山东之前已经遭灾,于是可以稍等片刻,待河南信件到达,则先把救援钱粮发送到河南;而后再筹措下一批钱粮予以山东。这样就会与救灾准则相吻合。

其实,和珅的方案暗含了Lamport在其经典论文[5]中所设计的“化偏序为全序”和“逻辑时钟”的概念。如果把河南、山东、北京三个地区当做三个分布式并发进程,受灾与求援是两种事件,那么三地之间所“传递的信件关系”则定义了这些事件的一个“全序”(Total Order);在全序的基础上,河南和山东各自在自己的求援信里都注明了“逻辑”的时间戳,从而可以保证因果序列的一致性。

怎么样,大贪官也可以是天才吧,和珅可是比Lamport大了191岁呦!(注:严格说来,这种时间戳是基于真实的“物理时钟”,至于“逻辑时钟”和“物理时钟”的解释,留待下期讨论)

[1]. ACM.org, http://amturing.acm.org/award_winners/lamport_1205376.cfm , Mar 2014.

[2]. Ryan W. Neal, Google sued for data-mining, http://www.ibtimes.com/google-sued-data-mining-california-students-claim-violation-educational-privacy-1562198 , Mar 2014.

[3]. Brad Molen, Google announces android wear, http://www.engadget.com/2014/03/18/google-android-wear/ , Mar 2014.

[4]. Colin Druce-McFadden, LEGO robot defeats Rubik’s cube in world record time,

http://www.dvice.com/2014-3-17/lego-robot-defeats-rubiks-cube-world-record-time , Mar 2014.

[5]. Lamport, L. “Time, clocks, and the ordering of events in a distributed system”, Communications of the ACM, 1978, 21(7): 558-565.

图1. [1].

图2. [3].

图3. [4].

 注:文中和珅故事,纯属虚构,在“意”不在“形”。
(2个打分, 平均:5.00 / 5)

科技一周~Apple iTV, 如箭在弦

科技一周~Apple iTV, 如箭在弦

2014/03/08

期待了太久的事物,蓦然成真,反而没有了起初的兴奋,有时候,我竟会厌恨,进而产生想要毁灭它的欲望。不得不说,这么一种“变态”的毁灭欲望,竟也是发自我内心深处的情感之地,在本质上,与喜爱相比,并无二致。本周,揭开硅谷新闻帷幕的,就是一个大家期待了太久的产品,当然,我是没有能力去毁灭之:)

  • 本周四,一家叫做Pixelworks的小型芯片公司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其股票(PXLW)在当天暴涨近乎一倍($4.8 -> $9.00)。原因是,Pixelworks在周三向纳斯达克提交的文件中披露:在自己2013年约$50M的总营收里,有超过10%的营收来自Apple[1]!这一信息,引起了投资者和科技业者的无限遐想。Pixelworks是一家怎样的公司呢?整体来说,Pixelworks的主营业务是提供视频处理芯片,同时也兼顾授权自己的IP技术。公司虽然不大,但已在视频处理芯片领域深耕多年,有着不错的技术积累,尤以超高清(UHD,4K分辨率)、高刷新率(120Hz)的视频处理技术著称,其客户主要来自电视机厂商,有LG、日立、松下,以及中国的创维。那么,2013年,Apple花费五百万美元,究竟向Pixelworks购买了什么产品呢?答案并不重要,不过是在“芯片和IP授权”里,二选一罢了。其实,无论Apple是购买Pixelworks的芯片,还是购买其IP授权,都清楚地表明:具有超高清规格的iTV,这个欲颠覆整个电视产业的产品,已经排在了Apple的工作流水线上。对比电视巨头三星,如果Apple能够做到与三星相当的产量,那么仅凭iTV就会带来每年100亿美元的营收,更别说其对于Apple iOS整个生态链所带来的促进效应。诱惑如此之大,Apple焉能放弃?当然,这对于普通消费者而言,也算是件好事儿。
  • 本周传闻,Facebook COO,Sheryl Sandberg(44,Democrat),有意竞选2016年的美国参议员(加州)席位。倘若成功,她很可能会在10年后的2024年,参选美国总统,以实现自己早年的政治抱负。Sheryl Sandberg,这位年轻的亿万富姐,曾于自己的职业生涯之初,在美国财政部工作5年,时任财政部长Lawrence Summers正是她在哈佛读书时的导师。女权解放,虽不及百年,但女性已在各个领域均有出类拔萃之人才,这不仅令男人们汗颜,更应令某些女性也感到羞愧,此中,尤以那个整日里抱经读孔,宣扬“唯女子与小人难养”的北师大女教授为甚。
  • 开源硬件又添新军。芯片巨头Marvell旗下的开源硬件部门Kinoma,推出最新的开源硬件平台:Kinoma Create,并在众筹网站上开始集资,单个售价$79[2]。这个基于Marvell PXA168 SOC处理器的开源硬件盒子,集成了几乎所有可能的配件于一体,包括:触摸屏、WiFi、蓝牙、USB OTG、音箱、麦克风、电池供电、3路PWM,以及36路GPIO(这给扩展传感器提供了极为丰富的接口)。最为特别的是,Kinoma Create是以JavaScript作为开发语言,对于熟悉Web Front-End的开发者来说,相当方便。

本周科普,说说传闻中的超高清电视(Ultra HD),iTV。所谓的“超”高清电视机,是相对于当下的“全”高清(Full HD)电视机而言。全高清电视机的分辨率为1920×1080,而超高清则在水平和垂直方向上倍增分辨率,达到令人瞠目的3840×2160,也就是通常所言的“4K分辨率”。随着居民客厅的增大,电视机的屏幕尺寸也在近些年有了成倍的增长,从十年前主流的三十多英吋增大到了现在的55~65英吋。当屏幕超过55英吋时,原先的全高清分辨率就会失去“细腻感”,观众会明显地感受到“屏幕颗粒”的存在,只有把分辨率提升到4K的超高清,才会重新带来完美画质。

然而,分辨率的提升带来了系统带宽的紧张,超高清需要四倍于全高清的系统带宽,例如,一个60Hz的4K电视机,仅仅其显示模块里的一次内存“读写操作”,就需要19.2Gbps的带宽,如果电视机的刷新频率增加到120Hz(3D电视一般都是120Hz的刷新率),则一次内存读写操作,就要耗去38.4Gbps的带宽,更别提还有许多其它方面的内存处理请求。在当前流行的电视机或手机系统里,很多都采用了DDR3-1600的内存,其带宽上限为102.4Gbps。如果不对整个系统芯片(SOC)进行优化,那么超高清信号处理所需要的带宽是无法得到满足的。这里面可以使用的带宽优化算法有很多种,例如可以采用有损压缩算法,使读写带宽降低40%;还可以利用“超级缩放”(Super Scaler)算法把处理带宽降低50%。当然,无论采用何种算法,前提是不能影响图像的画质。

“保持图像画质”和“减少系统带宽”是两个彼此矛盾的需求,从技术角度来看,这两方面的折中,并不容易,需要经年累月的技术积累。Apple并没有这方面的技术,而Pixelworks却算是该领域里“小而精”的代表,两家公司一拍即合,的确顺理成章,因为Apple需要Pixelworks的超高清视频处理技术来挑战三星电视。即使未来某一天,Apple把Pixelworks收入囊中,我也不会感到丝毫惊讶。至于还有一些观察家认为,Apple是要把PixelWorks的技术利用到下一代的Mac电脑里,我却觉得基本不可能,因为Mac电脑里所使用的GPU已经可以提供足够的速度来处理4K信号,只有像电视、手机、平板,这类GPU不强的智能设备,才需要Pixelworks的视频处理技术。又因为,4K分辨率的手机或平板,就目前而言,仍是个遥不可及的理想,所以,真相只有一个:Apple iTV,革命之机,已如箭在弦。

[1]. Pixelworks, SEC Form 10-k, http://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040161/000104016114000009/pxlw12312013_10k.htm , Mar 2014.

[2]. Kinoma, Kinoma Create, http://www.indiegogo.com/projects/kinoma-create , Mar 2014.

图1. http://www.hotcoverphotos.com/covers/224642AG8919_1335056043.jpg

图2. http://a.abcnews.com/images/Business/HT_sandberg_hillary_clinton_jef_131204_16x9_608.jpg

图3. [2].

(2个打分, 平均:5.00 / 5)

科技一周~最好的时代与Facebook的增值广告

科技一周~最好的时代与Facebook的增值广告

2014/02/23

每一个初创公司都像一支烟花,未到时节则静静地睡在角落,纸衣石心,脆弱里包裹着强大,冰冷中揉杂着热火,只待那荧荧一闪,便横陈夜空,在这最好的时代,绚烂至顶。对于互联网初创公司而言,历史已然来到了最好的拐点:富可敌国的巨头不再像十多年之前的微软,以垄断钳制作为手段,相反,则以高估值的金元来完成从产品到人才的战略性收购。一个“聪明”的初创者,总能够在这个时代找到属于自己的提现公式:

  • WhatsApp,初创四年的公司,人员不满五十,营收未及五千万,仅有一款即时通讯产品,被Facebook以$19B的价码收入囊中^@&@^[1]。对比一下另外两个巨头,我们不难得出如此结论:Facebook果然太慷慨了。迄今为止,搜索巨擎Google的最大一笔收购是在2011年收购摩托罗拉移动,价码$12.5B,而彼时,摩托移动拥有两万名员工,年营收$13.1B[2]。而世界第一大科技公司Apple的最大一笔收购,则是在1997年以$0.4B的价格收购NeXT公司,要知道,NeXT当时的CEO可是大神乔布斯。我只能说,现在这个时代太好了,好到还未曾风雨,就已彩虹满天。
  • Google正与湾区的几个城市商谈建设千兆光纤,其中,San Jose与Sunnyvale的市长已表态希望能尽快开工[3]。如果一切顺利,Google最早会于2015年开始在湾区架设千兆光线网络:Google Fiber。Google Fiber将会为用户提供三种服务:1. 千兆网络+高清电视($120);2. 千兆网络($70);3. 5Mbps网络(免费)。如果Google Fiber能够普及,那么老牌有线电视与宽带运营商,Comcast,将会彻底崩溃,因为Comcast只能以与前两项相同的收费,提供25Mbps的网络和标清电视服务。
  • 第一个狗币(Dogecoin)ATM亮相温哥华CoinFest数字货币节。该ATM的尺寸比Nexus 7略小,允许用户通过扫描二维码购买狗币[4]。在Mt Gox出现比特币提款危机的情况下,各种虚拟货币的价格都大幅下跌,比特币更是从最高峰的$1200跌倒低于$100。现在数字虚拟货币的前途究竟如何,恐怕一时间没有谁能说得清楚,但无论如何,狗币ATM的出现,还是让我们看到,仍有一群Geek在孜孜不倦地为虚拟货币的发展奉献着自己的青春。

本周的科普,来谈谈Facebook广告对搜索广告的影响。前文提到Facebook甘心花费$19B来收购WhatsApp,毫无疑问,是冲着WhatsApp 4.5亿的用户群而来,那么Facebook为何对用户数量如此在意呢?这就要从Facebook的商业模式讲起。与Google一样,Facebook也是以互联网广告做为自己的主营业务,并且在“显示广告”(Display Advertising)里占有巨大的份额。但不同的是,Facebook一年$8B的“显示广告”营收与Google一年$50B的“搜索广告”(Paid Search Campaign)营收,相去甚远。Facebook当然不满足于只固守“显示广告”业务,它也正在千方百计地把自己的广告业务“渗透”到Google的“搜索广告”里去。只不过,Facebook并没有去再开发一个搜索引擎来与Google正面竞争,而是采取了一种略微隐晦的方法,甚至可以说是与Google双赢的方法:用自己的“显示广告”去影响用户消费行为,从而影响“搜索广告”。

衡量“搜索广告”效果的优劣,有四个重要指标:ROAS(Return on Ad Spend,=营收/广告花费);CTR(Click-through rate,=点击次数/显示次数);CPA(Cost-per-acquisition,=广告花费/触及用户次数,“触及用户”的包含了显示、点击、邮件推送、等等所有可以触及用户的方式);AOV(Average Order Value,=营收/订单次数)。来自Kenshoo的一份报告显示,在Facebook上同时做“显示广告”,会给“搜索广告”带来更大的增值效果:ROAS增值30%,AOV增值24%,CTR增值7%,而CPA的费用则减少4.5%[5]。换句话说,如果广告主在投放“搜索广告”的同时,也在Facebook投放“显示广告”,那么除了“显示广告”的本身收益之外,Facebook还可以给“搜索广告”带来显著的增值收益。

Facebook广告之所以有如此的增值效果,与其庞大的用户数量息息相关,它可以从海量的用户信息里来分析用户的消费行为。简言之,用户数量越多,Facebook所收集的信息越多,分析的也就越准确,其广告的增值效果也越大。说,用户数量是Facebook构建商业帝国之根本,丝毫也不为过。

 

[1]. Barbara Ortutay, Facebook buying messageing app WhatsApp for $19B, http://finance.yahoo.com/news/facebook-buying-messaging-app-whatsapp-225610396.html, Feb 2014.

[2]. Motorola Mobility, Annual report 2011, http://files.shareholder.com/downloads/ABEA-58XVPR/2044382714x0x561829/C636C146-7901-45E3-BC3C-6A82FD06B763/MMI_-_2011_Final_Annual_Report_291113_030.pdf , Feb 2012.

[3]. Brandon Bailey, Ultrafast Google Fiber seeks to expand in 9 metro areas, http://www.mercurynews.com/business/ci_25180109/google-plans-big-expansion-fiber-internet-service-invites , Feb 2014.

[4]. Alistair Charlton, Cryptocurrency news round-up,  http://www.ibtimes.co.uk/cryptocurrency-news-round-worlds-first-dogecoin-atm-arrives-bitcoin-remains-stable-1437037 , Feb 2014.

[5]. Kenshoo, Added value: Facebook advertising boosts paid search performance, http://www.kenshoo.com/fbaddedvalue/ , Nov 2013.

图1. [1].

图2. [4].

图3. [5].

(2个打分, 平均:3.00 / 5)

科技一周~CPU与牙膏

科技一周~CPU与牙膏

2014/02/09 & 2014/02/16

在慵懒的午后,读书品茶写作,或也算一种超脱世俗的体验,外界虽彷徨而纷扰,又怎抵孑然孤心之深邃?时间与思绪,重叠在阳光的暖流里,缓缓而行,当那最后一滴茶香在身旁散尽的时候,竟致人一种莫名的感觉,像已轮转了三生三世,神思犹在,蓦然花开。我振奋了下精神,满血复活,把清新的文字换成了精简的代码,重新“杀入”到现实的程序世界。不错,硅谷就是这么一个地方:宁静致远之地,与科技纷飞的战场唯一幕之隔。

要说,这两周的科技新闻,得从微软选帅开始。

  • 微软新任CEO,选择了印度裔的Satya Nadella,并非是另一个重量级的华裔EVP,陆奇。这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但却在美国的华裔群体里成了热点话题。话题大都在分析“为什么印裔的成就高于华裔”。怎么说呢,其实这个话题本身就是个很伪的伪命题,“成就”一词,用于单一个体,就已经非常难以量化对比,更何况用之于两大族裔。与其讨论为什么微软选择印裔CEO,不如讨论“为神马微软要选新CEO?SB,为神马不干了?啤酒盖子为神马不复辟?”。若非要我评论印裔与华裔,只送三个字:“莫攀比”。
  • 管它微软CEO是谁,Google可是马不停蹄地推出了自己的新产品与新服务。上周,Google先是放出Chromecast SDK,正式拉开Chrome OS App开发的大幕,继而又推出企业级视频会议的系统,Chromebox,软件基于Google Hangouts,硬件基于Intel Core i7[1]。Chromebox的必杀之技,在于其$999的售价,与Cisco动则数万美金的视频会议系统相比,堪称低廉至极。
  • CPU设计业里的典范厂商,ARM,发布新财报[2],股价随之猛跌了一下。Q4季度,ARM公司从29亿枚ARM处理器芯片里,收取了$130.4M的IP的佣金(Royalty)。平均一枚处理器,只收取4.5美分!知识产权的价格之低,恐怕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吧。倘若以佣金占处理器售价的0.5%~1%来算,一枚集成了上亿晶体管的ARM CPU,平均售价则只有可怜的$4.5~$9。如此价格,大致相当于一盒宝洁公司的佳洁士牙膏[3]!嘿嘿,同仁们,再不要因为什么所谓“高”科技,而沾沾自喜了。
  • 2月6日,好奇号火星探测器,成功穿越火星上的一座小沙丘,Dingo Gap!好奇号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条信息:I’m over the moon that I’m over the dune! I successfully crossed the “Dingo Gap” sand dune on Mars[4]。在火星上穿越沙地,是件极其艰难的事情。NASA上次发射的“勇气号”(Spirit)火星探测器,就是被陷在“特洛伊”沙地里,虽经8个多月的营救,犹未成功,永远地失去了活力。
  • 本周,美国第一大有线电视运营商,Comcast,宣布将以$450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二大有线电视运营商,时代华纳(Time Warner Cable)。Comcast此举,也从侧面印证了“Apple TV正在与时代华纳进行电视内容谈判”的传闻。鉴于Apple与Comcast的恶劣关系,若此番收购成功,Comcast无疑会阻断Apple TV的内容拓展之路。当然,更为可恶的是,Comcast将彻底垄断美国的有线电视和宽带网络市场,成为在线流媒体科技发展道路上的一块儿巨大绊脚石。
  • IBM不仅拉开了本年度裁员的序幕,还要出售其半导体制造业务。据闻,已有中国厂商询价。无论如何,这都是中国芯片产业的大好机会。IBM现有2条晶圆线,其中位于纽约的晶圆线是技术最为先进的22nm工艺,而目前中芯国际的量产线只有45nm。如果中国企业能把这条线吃进来,绝对是物美价廉的生意。中芯如果收购之,可以增强自己芯片代工的世界地位;如果联想、紫光、或华为能收购过来,则可以成为整合元件厂商(IDM),从而具备了与三星集团一争长短的实力。

本周科普内容是,ARM CPU的商业模式。ARM作为现代移动处理器设计产业里的标杆式企业,其盈利模式也与传统芯片设计厂商,大相径庭。在最初的芯片产业里,几乎没有“纯设计型”企业,每一个芯片公司都兼顾设计和生产两个方面。后来,随着晶圆线的成本高企,单一企业,在产量不大的前提下,很难维持晶圆线的生产。于是产生了台积电(TSMC)、联电(UMC)这一类纯代工模式的晶圆厂。随之而来的是,芯片产业脱胎换骨:大批无晶圆线的纯设计公司(Fabless),就此诞生,如高通、博通、Nvidia、Marvell、联发科。这种纯芯片设计公司,因其轻资产模式,而流行于近二三十年。

然而,“轻”也是相对的。纯芯片设计公司,相对于拥有晶圆线的芯片公司(如Intel),虽可谓“轻量快速”,但随着半导体工艺的深入发展与消费类电子的惨烈竞价,这些纯芯片设计公司的成本也越来越“重”,开发新型芯片的速度也越来越“慢”。举例来说,费用高:使用台积电最新28nm工艺的初次流片费用都在数百万美元;芯片复杂:每一个芯片里面,都包含了几十个功能模块,如CPU、GPU、Video,一个公司不可能全部自行设计这些功能模块。

于是类似于ARM这样的纯IP(Intellectual Property)设计公司诞生了。一个IP,就是一个完备的功能模块,有非常标准的输入输出接口,可以比较容易地被集成进一个芯片里去。ARM公司所提供的IP,就是被广泛应用于智能设备中的ARM CPU。一家芯片设计公司,可以从ARM公司获得IP授权,快速将其集成进自己的芯片里,再配以不同的其它IP,形成一个功能全备的系统级芯片(SOC,System On Chip),交付下游设备公司使用。

在这一商业流程里,ARM公司根本不需要大规模流片(Tape-out),它只要专于提供“软”IP即可。而那些采用了ARM CPU的芯片公司,一般要付给ARM两项费用:授权费(Upfront License Fee)、佣金(Royalty)。授权费是一次性的,从数十万到几百万美元,依据所使用之IP而不等;佣金则是一种提成性费用,芯片公司每销售一枚包含ARM IP的芯片,都要给ARM交佣金,佣金的比例约占一枚芯片价格的0.5%~2%。

ARM这种“超轻”量级的商业模式,促进了RISC CPU的蓬勃发展,使得智能设备公司摆脱了Intel对CPU的垄断,得以为消费者提供极具价格竞争力的产品。如果要给ARM公司做个类比,我倒是愿意把它形容为“芯片产业里的Google”,这固然因为ARM CPU的无处不在,也因为它对整个产业所带来的颠覆。(我虽在前文里,把CPU与牙膏做类比调侃,但内心实则敬佩。)

[1]. Robert Hof, Google launches $999 Meeting-room-in-a-box, http://www.forbes.com/sites/roberthof/2014/02/06/google-launches-999-meeting-room-in-a-box/ , Feb 2014.

[2]. ARM earning report, http://phx.corporate-ir.net/External.File?item=UGFyZW50SUQ9MjE4ODI3fENoaWxkSUQ9LTF8VHlwZT0z&t=1 , Feb 2014.

[3]. Amazon Crest toothpaste,

http://www.amazon.com/Crest-Pro-Health-Protection-Invigorating-Toothpaste/dp/B004V2MYOI/ref=pd_sim_hpc_7 , Feb 2014.

[4]. Mars Curiosity on Twitter, https://twitter.com/MarsCuriosity/status/431606450037592064 , Feb 2014.

图2. [4].

图3. http://www.xbitlabs.com/images/news/2012-10/wdc_semiconductor_wafer_1.jpg

(2个打分, 平均:5.00 / 5)

科技一周~胜负难料

科技一周~胜负难料

2014/02/02

一年一度的“超级碗”(Super Bowl)刚刚落幕,由五届MVP得主Peyton Manning领衔的Denver Broncos大倒热灶,惨败于Seattle Seahawks。值得一提的是,Seattle队的老板是微软的联合创始人,Paul Allen。体育比赛里,胜负真的很难预料吗?通常情况下,的确如此,但假如,我是说假如,在理想条件下,我们获得了“足够”多的数据信息,那么我们能否具有“先知”的神通,而预测出比赛的结果呢?对未来结果的预判,已经成为人工智能领域里的一个重要分支:大数据回归分析(Big Data Regression Analysis)。我幻想,未来的押注都建立在大数据分析之上:)

本周硅谷新闻是从联想的新春“核弹”开始:

  • 联想宣布从Google手中收购摩托罗拉手机部门(Motorola Mobility),包括3500名员工和2000项专利,作价29亿美元。Google是在2011年花费$125亿美元收购的摩托罗拉手机部门,当时的摩托含有一万九千人,约两万四千项专利。Google凭此,获得了足够的专利资本,来与Apple和微软相抗衡。时过境迁,在专利大战烟消云散之后,Google不再需要摩托了,经过拆分与几轮裁员,摩托只剩约4000名员工。此番能转手到联想,对于摩托人来说,也算是一种解脱,与其在Google屋檐下过着拖油瓶一般的差别生活(摩托部门员工与Google员工的待遇差别巨大),不如到联想来享受礼聘的待遇。
  • Google收购英国人工智能算法公司,DeepMind,据说价格在4亿~5亿美元[1]。人工智能已成近来计算机产业里最为炙手可热的领域,凡与人工智能,或机器学习有关的初创公司,其溢价之高,皆难以想象。DeepMind成立不到3年,约有50~70名员工,连个成形的产品都没有。参照上周刚刚被Google以32亿美元收购Nest Labs的200名员工,可见一个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员工,价值大约在1000万美元~1500万美元!
  • 处理器设计公司AMD本周正式宣布,其最新设计的基于ARM架构的64位/8核服务器芯片,皓龙(Opteron)A1100,已经可以接受样片订购[2]。虽然此举对于ARM CPU进军服务器领域来说,算是一个标志性的跃进,但对于AMD公司而言,其前景却未必乐观。此款Opteron A1100的SPECint_rate跑分只有80,但热功耗(TDP,Thermal Design Power)竟达到25W。拿个同类的Intel Atom C2750来对比,热功耗只有20W,但跑分却是106。ARM CPU的服务器之路,依然任重道远,与Intel在服务区领域的对抗,还胜负难料。

本周科普内容选择了“处理器的功耗”。我们知道,一个CPU里包含有上亿个晶体管,这些晶体管的状态组合决定了CPU来完成什么样的逻辑功能。可以把这些晶体管看做是在一个打工厂里工作的工人,它们努力的工作,来完成程序指令所交付的任务。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既然要晶体管来工作,就得给它们提供能量(电能),以维持运转。这些供应过来的电能,在晶体管的辛勤工作中,被慢慢地消耗散发掉。一个CPU的功耗(Power Consumption)是衡量其工作效率的重要指标,就像资本家都希望工人能够价廉而产高一样,CPU的设计师当然也希望CPU能够在完成同等任务的情况下,消耗掉最少的能量。

具体来说,CPU的功耗主要由动态功耗与静态功耗组成。动态功耗(Dynamic Power Consumption)就是晶体管在工作状态下的能耗,与CPU的电压和频率成正比关系:电压越高,能耗越大;频率越快,能耗越大。为了达到节能的目的,现代的CPU都提供多种电压和频率设计,能够根据CPU的状态来动态调节电压和频率,使得在轻任务的时候,CPU处在低电压和低频率之下。这种技术被称为:Dynamic Voltage/Frequency Scaling。

静态功耗(Static Power Consumption)是指CPU在“赋闲”状态下,由漏电流引起的能耗。无论CPU工不工作,静态功耗都存在。在十几年前,与动态功耗相比,CPU的静态功耗很低,在很多情况下,都可以忽略不计。随着半导体工艺的发展,在当前纳米级的工艺下,晶体管间的寄生电容(Parasitic Capacitance)越来越大,由此引发的漏电流也越来越大。时至今日,在科学研究和工程设计里,CPU静态功耗获设计的重要性已丝毫不亚于动态功耗设计了。

 

[1]. Chad Bray, Google accquires British AI developer,  http://dealbook.nytimes.com/2014/01/27/google-acquires-british-artificial-intelligence-developer/?_php=true&_type=blogs&_r=0 , Jan 2014.

[2]. Shimpi, It begins: AMD announces its first ARM based server SoC, http://www.anandtech.com/show/7724/it-begins-amd-announces-its-first-arm-based-server-soc-64bit8core-opteron-a1100 , Jan 2014.

图1. http://www.theupandunder.com/2014/01/25/superbowl-at-the-up-and-under/super-bowl-2014-xlviii-seahawks-sherman-vs-broncos-manning1-1280×800-3/

图2. http://www.businessinsider.com/lenovo-to-buy-motorola-2014-1

图3. [2]

(3个打分, 平均:4.67 / 5)